槟城打鎗埔(下):跳楼胜地鬼话连篇‧居民恐撞鬼

槟城打鎗埔(下):跳楼胜地鬼话连篇‧居民恐撞鬼上世纪70年代,大马正值经济不景时期,当时,常有失意人士到打鎗埔组屋跳楼自杀,使打鎗埔“无端端”成为热门的“跳楼胜地”。而在当地自杀人数日增后,坊间更传出许多鬼故事,如“鬼冰箱”、“鬼锅子、鬼碟子”等,导致当地居民经常疑神疑鬼,深恐自己“撞鬼”。一些老居民说,当地民众怕鬼多过怕贼,一旦有人跳楼,当晚街上的人潮肯定跟着减少,因大家都怕得不敢出门。70年代,正好遇上大马经济不景,当时刚入伙的打鎗埔组屋可是这附近唯一的组屋,因此常有失意人来此自杀,使打鎗埔成为槟州的“跳楼胜地”。居民龚郁堂说,当时跳楼事件频频发生,组屋又靠近坟场,再加上传说纷纷,70年代的打鎗埔组屋居民可说是怕撞鬼更甚于强盗窃贼。“一旦有人跳楼,当天晚上的那座组屋肯定是静悄悄的,因为居民都不敢随便出来,就连街上的行人也跟着减少。”其中有几座组屋是面对着空旷的地方,风势特强。尤其在年尾颳风的日子,常常一阵大风吹过,屋子的通风口就发出咻咻咻的声音,门也会隐隐作动,发出响声,当时这声音也吓得不少胆小的人急忙搬迁。他说,在70年代,许多人面对经济压力,无法克服者即选择了结生命,令不少胆小的住户吓得举家搬迁;有者则因无法缴付房租而被迫搬迁。幻觉见冰箱挡路“后来,市区兴建了红灯角17层组屋,一些人即转到这个新组屋自杀。80年代经济好转,打鎗埔组屋的跳楼事件才开始减少。不过,居民也早已对跳楼事件见怪不怪了。”说到令居民毛骨悚然的灵异故事,打鎗埔老居民李美贞(66岁)说,早在70至80年代,她就曾听说有外地人晚上到打鎗埔组屋找人时,发现有小冰箱挡道,只好半跳半跨地越过去,殊料在越过去后回头一看,走道上却是空无一物,顿时把他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。“我也曾听人说过,在第一和第二座组屋比较可能遇见‘髒东西´,因为那两座组屋有人‘养小鬼´。我还听说有人曾因盘子和锅子会自己移动而吓得搬离组屋。”事实上,许多居民都曾听闻过一些灵异事件,但似乎没人真正亲睹或经历过任何灵异事件,包括李美贞自己。“其实都住了这幺久,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啦,没甚幺好怕的,而且我们也没真的见过甚幺。早阵子流行放鸟的时候,很多居民傍晚的时候还带着自家的鸟到坟场那边去放,顺便聊天乘凉。”发财树助长赌风遭砍向树膜拜求真字或向树许愿并非罕见事,香港就有一棵很有名的许愿树,吸引许多人前往抛宝牒许愿。在打鎗埔,也曾有过这样一棵“发财树”,还因名气太大而引起槟岛市政局的忧虑,以致三度被当局“瘦身”。2006年,民间开始流传有一棵很灵验的树,消息传开后,这棵树瞬间窜红变成“发财树”,各地字迷纷纷将红包和“真字”挂在树上许愿,期望自己的“心水字”能为自己带来一笔财富。据说,这棵生长在靠近打鎗埔小贩中心的发财树,原名是“九点香”,马来人称之为“丹绒花”。这棵发财树的“成名史”有不同的版本。版本一是指有一个手头紧的退休厨师梦到弥勒佛教他祭拜发财树,结果让他发了一笔小横财,助他渡过经济难关,消息传出后,人们纷纷跟风。版本二是1名妇女梦到这棵树会送财,于是,她就在树上挂了一个写满心水号码的红包封,结果她果然中字。另外还有一个传说是指1名60岁妇女向阿窿借了5000令吉后,因听说发财树很灵而求财,结果连续中了两次奖,让她得以还清债务。在“言之凿凿”下,字迷蜂拥前往挂红包,最终引来槟市局关注,派员锯掉较矮的树干,并清除掉挂在树上的红包封。55岁居民骆勉建说,市政局一方面是因为担心此树助长赌风,另一方面是担心居民在树下设立神坛庙宇,遂派人“修理”之。不过,锯树消息却引起更多人的注意,后来,更有人把“发财树”贴上网,结果新加坡和砂拉越的旅客亦慕名而来。最后,市局只好祭出法典,指这棵树是属于市政局的“资产”,任何人在树上张贴字条,会被罚款高达2000令吉或坐牢不超过一年。稍后,一些字迷在大英义学园区的交通圈旁小贩档口另找到一棵“发财树”,遂转移阵地到该地许愿求财。泉水甘甜登山友装水泡茶打鎗埔组屋旁的山头,清新的空气和宜人的景色,每天吸引不少人登高望远。更难得的是,山上1.5公里处还有清冽可口的泉水潺潺而流,吸引许多人去取水,尤其是讲究水质的茶友。66岁的李德金时常到这座山健行与友相聚。每回上山,他都不忘备一个空桶装泉水回家泡茶。虽然他不是打鎗埔的居民,但他平均每週都会前来行山四五次的习惯已经维持了约10年。“山上的泉水比较甘甜。1.5公里的山路不算远啦,大约1个半小时就到了。我的朋友每次都在上面泡茶,我和他们聊到下午才回家。”上山的入口处在打鎗埔大伯公庙旁,往上还可以通往月门5号、升旗山、植物园等地,山上除了有几户人家外,还有私人果园,还有个传说是在战争中被炸燬的教堂遗址。福建公冢绿草如茵甚养眼早期的社会较保守,许多人对屋子面对坟场十分忌讳,加上住之地是闻名的“跳楼胜地”,因此不少住户就连风吹草动也会感到不安。不过,住了这许多年,居民早也已习以为常。住在拥挤的组屋区里,空旷的坟场反倒为居民带来清新的凉风。在非扫墓的日子里,坟场内野草高长,满满的绿意亦居民的眼睛提供天然的“养份”。1971年入住打鎗埔组屋的老居民李美贞就说,刚搬来的时候,她本意属面向坟场的单位,因为那里的格局是一房一厅,价格较便宜,可惜早已额满,她只好选择二房的单位。目前她的孩子都到外州发展了,独剩她和丈夫住在打鎗埔A座组屋,每天与街坊聊天过日子,日子倒也消遥自在。设安亲班助低收入家庭打鎗埔民众会堂楼上设有安亲班,主要是让低收入的妇女把7岁至12岁孩子安顿在这,她们可安心的外出工作以增加家庭收入。这是槟城首间由州政府所设立的托儿所,也是州政府在各贫民区设立托儿所计划的其中一部份。这些孩子在放学后可回到中心,在中心教师的指导下温习功课。为了保持素质,当局每个月象徵式的向家长徵收50令吉费用,如一个家庭同时送来2名孩子,还可以酌情减少费用,以减少家长的负担。由于安亲班设立未满1年,加上中心内没有华裔教师,因此让不少华裔家长望而却步。不过,由于中心内容纳了各种族的孩子,无形中增加了孩子与友族同胞交流的机会。/副刊‧报导:曾晓然‧2009.08.01
上一篇: 下一篇: